低就业分析
发布作者: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2-04-20

 

    大学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是否用到了大学期间所学的知识和能力,高校对学生的培养是否有效地符合了社会需求,这都是大学生就业工作中应该关注的问题。经济危机和经验门槛,使得不少大学生求职者选择了“曲线救业”态度,怀有“找一份工作稳定下来再说”、“先就业,再择业”的心态;而抱定“铁饭碗”和追求安稳的态度,实际上也难掩其令青年人削足适履的“低就业”现实。

 注:以下案例中人物均为化名。

    案例1:来自一所本科院校学习应用电子专业的杨彪,在一场大型综合性人才招聘会上逛了两个多小时,却还没投出一份简历。“不是没有对口的岗位,而是对口的都要求有工作经验。”杨彪说他在校期间考取了电子设备装接工、维修电工中级、网络管理员等证书,但这些证书在招聘单位眼里都没什么分量。“原来我对薪水的预期在2000元,跑完今天的招聘会,我看连1500的工作也得干了。要学着从最底层干起来。”

    案例2:李敏是四川某高校文科专业的研究生,从去年11月起,为考公务员、考事业单位、进国企,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考试马拉松。其实李敏在毕业前曾被一家外贸公司录用,实习了半个月后,她选择离开。“因为公司要定任务,相对于‘旱涝保收’的公务员来说,太不稳定。虽然大学读了7年的英语,也辛苦考过了专业八级,但为了考公务员,我还是放弃了自己的专业。”李敏说,同宿舍8个女孩都曾有过工作机会,但无一例外都选择了放弃,在竭尽全力考取公务员。“有些职位根本不适合我,但还是会报,就当是去练笔。”

 名词解释:

    麦可思将“低就业群体”定义为从事与专业不相关的工作或半职工作,并且在本地区月收入处于最低的25%的毕业生。这一群体包括非自愿低就业和自愿低就业两种类型(如上文的案例一、案例二)。其中造成非自愿低就业的原因是求职时找  不到专业对口的岗位,而其他原因造成自愿低就业。
    低就业比例的分子是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毕业生人数,分母是就业的毕业生总数。

 >>> 数据说明

     本分析所用数据来自全国2011届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社会需求与培养质量的抽样调查。该调查于2012年3月初完成,有效问卷约25.6万份。共覆盖2093所高校及其分部、分院,其中“211”院校为110所,非“211”本科院校(部)为971所(包括分校、二级学院本科),高职高专院校为1012所(部)(包括本科院校的高职高专部)。

 >>> 主要结论

 一.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有14.0%处于低就业状态

    麦可思-中国2011届大学毕业生社会需求与培养质量调查显示,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有14.0%处于低就业状态,其中10.4个百分点的毕业生为自愿低就业,3.6个百分点的毕业生为非自愿低就业。2011届就业的本科院校毕业生有13.3%处于低就业状态,高职高专院校这一比例为14.6%。

二.在毕业半年后处于低就业状态比例最高的专业门类

    在本科专业门类中,就业的教育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为22.1%;就业的医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为6.2%。
    在高职高专专业门类中,就业的法律大类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为37.5%;就业的医药卫生大类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为3.1%。

三.2011届大学毕业生低就业比例高的特征

    在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,女性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(本科为15.9%,高职高专为19.4%)高于男性毕业生(本科为9.6%,高职高专为9.4%)。
    在地级城市及以下就业的2011届大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本科为17.2%,高职高专为18.3%;而在直辖市就业的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本科为6.2%,高职高专为7.9%。
在“政府机构/科研事业”单位就业的2011届大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本科为20.7%,高职高专为26.5%,且“政府机构/科研事业”单位低就业比例高主要是由于自愿低就业造成的。在“中外合资/外资/独资”单位就业的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本科为7.5%,高职高专为8.1%。
    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,来自“无业与退休”家庭的毕业生低就业比例最高,本科为13.7%,高职高专为18.5%。

四.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和母校满意度均低于非低就业群体

    2011届大学毕业生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远远低于非低就业群体。具体来看,本科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为27%,低于非低就业群体(54%)27个百分点;高职高专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为25%,低于非低就业群体(46%)21个百分点。
    2011届大学毕业生低就业群体的母校满意度低于非低就业群体。具体来看,本科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母校满意度为80%,比非低就业群体(86%)低6个百分点;高职高专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母校满意度为75%,比非低就业群体(83%)低8个百分点。

 >>> 图表如下

 

 

 

建工系  麦可思报告

 
低就业分析
时间:2012-04-20           浏 览:(2215

 

    大学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是否用到了大学期间所学的知识和能力,高校对学生的培养是否有效地符合了社会需求,这都是大学生就业工作中应该关注的问题。经济危机和经验门槛,使得不少大学生求职者选择了“曲线救业”态度,怀有“找一份工作稳定下来再说”、“先就业,再择业”的心态;而抱定“铁饭碗”和追求安稳的态度,实际上也难掩其令青年人削足适履的“低就业”现实。

 注:以下案例中人物均为化名。

    案例1:来自一所本科院校学习应用电子专业的杨彪,在一场大型综合性人才招聘会上逛了两个多小时,却还没投出一份简历。“不是没有对口的岗位,而是对口的都要求有工作经验。”杨彪说他在校期间考取了电子设备装接工、维修电工中级、网络管理员等证书,但这些证书在招聘单位眼里都没什么分量。“原来我对薪水的预期在2000元,跑完今天的招聘会,我看连1500的工作也得干了。要学着从最底层干起来。”

    案例2:李敏是四川某高校文科专业的研究生,从去年11月起,为考公务员、考事业单位、进国企,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考试马拉松。其实李敏在毕业前曾被一家外贸公司录用,实习了半个月后,她选择离开。“因为公司要定任务,相对于‘旱涝保收’的公务员来说,太不稳定。虽然大学读了7年的英语,也辛苦考过了专业八级,但为了考公务员,我还是放弃了自己的专业。”李敏说,同宿舍8个女孩都曾有过工作机会,但无一例外都选择了放弃,在竭尽全力考取公务员。“有些职位根本不适合我,但还是会报,就当是去练笔。”

 名词解释:

    麦可思将“低就业群体”定义为从事与专业不相关的工作或半职工作,并且在本地区月收入处于最低的25%的毕业生。这一群体包括非自愿低就业和自愿低就业两种类型(如上文的案例一、案例二)。其中造成非自愿低就业的原因是求职时找  不到专业对口的岗位,而其他原因造成自愿低就业。
    低就业比例的分子是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毕业生人数,分母是就业的毕业生总数。

 >>> 数据说明

     本分析所用数据来自全国2011届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社会需求与培养质量的抽样调查。该调查于2012年3月初完成,有效问卷约25.6万份。共覆盖2093所高校及其分部、分院,其中“211”院校为110所,非“211”本科院校(部)为971所(包括分校、二级学院本科),高职高专院校为1012所(部)(包括本科院校的高职高专部)。

 >>> 主要结论

 一.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有14.0%处于低就业状态

    麦可思-中国2011届大学毕业生社会需求与培养质量调查显示,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有14.0%处于低就业状态,其中10.4个百分点的毕业生为自愿低就业,3.6个百分点的毕业生为非自愿低就业。2011届就业的本科院校毕业生有13.3%处于低就业状态,高职高专院校这一比例为14.6%。

二.在毕业半年后处于低就业状态比例最高的专业门类

    在本科专业门类中,就业的教育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为22.1%;就业的医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为6.2%。
    在高职高专专业门类中,就业的法律大类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为37.5%;就业的医药卫生大类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为3.1%。

三.2011届大学毕业生低就业比例高的特征

    在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,女性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(本科为15.9%,高职高专为19.4%)高于男性毕业生(本科为9.6%,高职高专为9.4%)。
    在地级城市及以下就业的2011届大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本科为17.2%,高职高专为18.3%;而在直辖市就业的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本科为6.2%,高职高专为7.9%。
在“政府机构/科研事业”单位就业的2011届大学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高,本科为20.7%,高职高专为26.5%,且“政府机构/科研事业”单位低就业比例高主要是由于自愿低就业造成的。在“中外合资/外资/独资”单位就业的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的比例最低,本科为7.5%,高职高专为8.1%。
    2011届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,来自“无业与退休”家庭的毕业生低就业比例最高,本科为13.7%,高职高专为18.5%。

四.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和母校满意度均低于非低就业群体

    2011届大学毕业生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远远低于非低就业群体。具体来看,本科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为27%,低于非低就业群体(54%)27个百分点;高职高专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就业满意度为25%,低于非低就业群体(46%)21个百分点。
    2011届大学毕业生低就业群体的母校满意度低于非低就业群体。具体来看,本科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母校满意度为80%,比非低就业群体(86%)低6个百分点;高职高专毕业生中,低就业群体的母校满意度为75%,比非低就业群体(83%)低8个百分点。

 >>> 图表如下

 

 

 

建工系  麦可思报告
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